Michael?Bierut(邁克·布雷特)是美國當下最具聲望的平面設計師之一,他從?1990年?受邀成為Pentagram?五星聯盟?合伙人以來,已經在Pentagram?五星聯盟?工作二十多年。他?1980年?畢業于美國最古老的大學?University?of?Cincinnati,目前,他除了在Pentagram?五星聯盟?的工作外,長期在?耶魯大學?擔任平面設計學碩士生導師。Michael?Bierut?的作品獲獎無數,亦多次擔任全球各個國際設計競賽評審,其作品也獲眾多文化、藝術、設計博物館收藏。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Michael?Bierut?今年獲得了?紐約視覺藝術學院授予第二十七屆年度大師系列獎(Annual?Masters?Series?Award)。為慶祝此次獲獎,學院特別在紐約的?Chelsea?畫廊舉辦了Michael?Bierut?個展,展覽從2015年10月初至11月7日結束。

展覽期間Michael?Bierut?的新書
“How?To?Use?Graphic?Design?To?Sell?Things,?Explain?Things,?Make?Things?Look?Better,?Make?People?Laugh,?Make?People?Cry,?And?(Every?Once?In?A?While)?Change?The?World”《如何用平面更好地推銷、表達、美化產品,如何打動顧客的情緒并時不時地改變世界》
同時發行,新書發行時,意大利設計媒體?designboom?與其就展覽、新書等一系列問題進行了對話。而在即將發行的Brand?7,Michael?Bierut?自稱為職業生涯最長、最詳盡的一次訪談也即將閃亮登場!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能不能向我們介紹一下本次展覽的成因——大約是從何時開始醞釀的?
2014年3月,我得知自己被視覺藝術學院選為當年也是歷史上第27位大師系列獎的獲得者。作為獲獎的條件之一,我需要做一次公開的陳述,對此我并不害怕,而真正令我膽怯的,是我必須還要舉辦一場公開展覽。我有大約一年半的時間來準備此次展覽。當然,像往常一樣,大約六個月之前,準備過程才開始提上日程。非常幸運的是,Pentagram?的檔案管理員們十分能干,他們讓我收集和準備材料的過程變得十分容易,如果沒有他們,結果可能會大不相同。

挑選參加本次展覽作品的標準是什么?
視覺藝術學院“大師系列獎”的目標之一,就是要讓設計界以外的人們了解設計。所以在挑選作品時,我想盡可能地選擇那些像停車標志和百貨公司購物袋這種可能會令人們感到興趣的東西,盡管他們并不知道什么是設計,也不知道這些東西究竟是怎么做出來的。

展覽在內容和編排背后所圍繞的概念是什么?
學院的Chelsea畫廊共有四間展室,我對本次展覽的構思,就是基于這樣的格局。第一間展室,也是最大的一間展室,用來展示我在紐約創作過的作品。我們非常幸運地得到了許多全尺寸實物,比如我們為紐約運輸局(NYC?Department?Of?Transportation)所作的大型城市導向系統標識。我們還重制了許多為紐約時代大廈和布魯克林音樂學院歌劇院所涉及的巨型標識,同樣是1比1的原物大小。

第二間展室講述了標識產生的過程,我頭一次在那里將過去三十多年所積累的作品手稿展示于眾。它們記錄了作品在進入公眾視線之前的復雜過程。許多觀眾都說,這些手稿是整場展覽中最受他們喜愛的部分。

第三間展廳則介紹了我個人或是與其他建筑師合作的建筑作品,包括兩件我參與時間最長的作品:1982年起我為紐約建筑聯盟所創作的作品,以及15年間我為耶魯建筑學院所創作的系列海報。展品中共有80余幅為耶魯所做的海報,同樣是第一次公開展示。第四間也是最后一間的主題主要圍繞品牌識別,以及大量帶有實際應用的Logo示例。

新書同展覽同時推出是否巧合?兩者間有沒有什么相互的關聯?
我早就想做一本這樣的選集,但總是因為客戶的關系一再推托。當得知自己受邀策辦這場展覽時,也算是幫我下定了決心。我和Thames?&?Hudson?與Harper?Design出版公司一起決定將這本書的出版日期定在展覽的同一天。兩者之間的內容或有重復,但多少又有些不同。

這本書的內容是否建立在過去您所寫過的對于設計的認識基礎之上?
關于設計這個話題,我寫過很多與之有關的東西,但卻很少談論自己的作品。在這本書中,我希望能夠用一種誠實的方式來表現,考慮到書中收錄了大約三十件作品的構思與創作過程,我希望不會讓人們感到無聊。所以在選擇作品時,我盡量選擇那些背后有著有趣故事的對象,希望讓其他的設計師和普通讀者們能夠從中得到共鳴。我的目標是根據自己這些年的經驗,盡可能多地告訴人們設計師工作的方式,以及設計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此次新書和個展的同時發布,你覺得最大的回報是什么?
我很高興從自己的作品中看到那些往日與之一同工作的人們的身影。在設計學院時,我們都認為設計是一種個人的行為:畢竟總的來說,最后完成學業得到學位證書的人是你自己。但在現實世界中,想要真正實現自己想法的唯一方式就是與別人打交道。在這些其他人里——包括我的客戶、老板、同事和搭檔們,許多都在工作上與我有著幾十年的交情,他們才是這本新書和這次展覽能夠實現的原因。與這些了不起的人們合作,就是我最大的回報。

用這種方式回顧自己的作品,你覺得哪些在變化上比較明顯,哪些基本上還保持著原來的模樣?
我發現從70年代至今,我的作品在風格上保持著驚人的一致。我覺得和筆跡一樣,這種東西很難改變。唯一改變的只有作品背后不同的思考方式。在形式構成方面的過程對我來說已經變得比過去容易,而與我一起共事的設計師們的才能也與日劇增。這也讓我得以空出時間,像字與字間的間距一樣,把心思放在更高層次的策略思考上去。

作為自己職業生涯的一次總結,今后有沒有給自己定下什么新的方向?
我覺得把作品像這樣集中展示出來是一個放下過去,重頭開始的好方法。雖然不知道這樣是否可行,但我非常樂意做出嘗試。也許有些怕人,卻也非常令人振奮。

10月22日,Michael?還在位于海港文化區(Seaport?Culture?District)的?Harpercollins?讀書會舉辦一場別開生面的談話會。他結合自己的創意經歷,就設計的重要性問題展開一場生動的論述。詳情:How?Design?Inspires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 ? ? ? ? ? ? ? ? ? ? ? ? ? ? ? ? ? 蘇州肯美廣告有限公司—蘇州vi設計—蘇州畫冊設計—蘇州廣告制作—蘇州廣告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