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大多數公司創始人而言,創建公司的初衷是把公司做的強大,并讓她源遠流長。然而,在北美、歐洲及日本等發達國家,卻有這麼一群創意人背道而馳,讓自己的公司(工作室)保持著小型規模。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每當被「Google與某位新銳插畫師聯手…,Hermès?與設計師?Morgan?Maccari(Bonsoir?Paris?工作室創意總監)合作…」諸如此類的資訊所吸引時,我們會注意到這些創作人往往是一位自由職業者,或僅僅領導著一間3-10人的小型工作室。

阿基米德在論述杠桿原理時留下了一句不朽的名言:「給我一個支架,我就可以撬動地球?!拐缧⌒〉闹Ъ苣芮藙育嫶蟮牡厍蛞粯?,這些小型工作室能經常為財富五百強企業提供服務。那么,他們是如何獲得大企業垂青的呢?這些小型工作室又是如何為大企業服務的呢?Brand?7?編委會在廣泛收集并參閱了相關資料后,決定針對這一現象開展深入的訪談和調查,給讀者以思考討論的契機。

2015年中,Brand?7?編委會團隊來到美國紐約,考察并采訪了一些享譽全球的小型工作室,同時通過電郵、社交媒體及電話,對歐洲、日本等地的知名工作室進行調查和訪談。我們限定的采訪對象為:有3-10名成員并且曾三次或以上為財富五百強企業服務的小型工作室。

隨著調查的深入,我們發現這些小型工作室有很多共同特征,如:都是由一至兩位知名創意人領頭,這些「老板」們對生活有著極致的追求,以至于可以為了休假、旅行而關閉工作室;為了保證作品的質量和工作室聲譽,不惜拖延合同時間。大部分工作室還有另外一種角色?——?創意實驗室,他們在完成商業合作之外,還進行大量實驗創作,巴黎?Bonsoir?Paris、倫敦?Troika、紐約?2×4?等工作室便是如此,他們的部分實驗創作也會被客戶在后期看中,并運用于商業之中。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此外,有些大型創意機構,如?W+K、Landor,收購了很多具有潛質的小型獨立工作室,讓他們為自己服務,但允許他們保持獨立、小型的工作室規模。屬于?Landor?的悉尼獨立工作室?Re?以及?W+K?在波士頓不為人知的設計工作室G等都是典型的例子。

而日本的小型工作室與歐美則有些區別:仲條正義(Nakajo?Masayoshi),他的一生都與《花椿》、資生堂有著不可分割的密切關聯,他帶領兩三位助手,從1970年至今,?40年如一日,為資生堂創作品牌文化雜志《花椿》,全球僅有此一例!佐藤可仕和(Kashiwa?Sato)與優衣庫,及已故設計大師?田中一光(Ikko?Tanaka)與無印良品的關系;等等……這類現象在歐美相當罕見。這與日本大企業熱衷于投資設計師密不可分,日本設計也藉此迅猛發展。在日本地位穩如泰山的日本設計中心(NDC)便是由豐田、尼康、東芝、朝日等企業在上世紀五十年代聯合出資所創建的。

調查中,Brand?7?編委會團隊還考察了小型工作室所在國的經濟、法制、創業環境及人員聘用情況。在美國,除了加利福尼亞州、紐約、西雅圖等幾個經濟發達的州和城市,創業熱情較高以外,大部分地區的人還是比較喜歡安于現狀:有穩定的工作、收入和固定假期,不愿意冒險創業。另外,在歐洲創業的成本較高,很多人更愿意從事自由職業,而不是創建一家公司。例如法國,因為勞工法案的完善、工會力量異常強大,解雇員工會付出高昂代價,因此聘任員工相當謹慎。無論在歐洲還是北美,大部分知名設計師、插畫師、攝影師的工作室都只有一兩個助手,或大量使用實習生(可免除支付社保等費用)。

不得不提的一點是,歐美社會的信用體系非常發達,甚少發生信用事件,這是小型工作室在運作中得以抗衡大型同類企業的基本保障。惡意、低價爭奪業務,拖欠報酬,無償比稿,這類惡性事件極為少見。一旦發生,個人、企業的聲譽均會遭到不可低估的損失,沒有人愿意冒險為之。

分工明確,專業的事由專業的人或機構完成,不會為了大而全而讓一家公司獨攬所有業務,這也是歐美現代企業運作的一大特點。倫敦著名創意公司?Wolff?Olins?當初承接了微軟全新品牌視覺形象傳播的項目后,其在該項目中擔任類似總導演的角色。Wolff?Olins?在歐洲和美國網羅了一批出色的公司及個人進行創作,包裝造型出自著名大型創意公司?IDEO,包裝視覺圖形則來自德國一家只有三個人的工作室?Color?and?The?Kids,廣告畫面及視頻由「創意個體戶」Todd?Selby?完成,品牌標識由?Pentagram?旗下的?Paula?Scher?工作室設計??梢钥闯?,小型獨立工作室在這樣的大型項目中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Johnson?Banks?是倫敦知名小型工作室,由著名設計師?Michael?Johnson?創建,Johnson?Banks?的客戶中不乏像?Virgin?Atlantic、Think?London、Science?Museum?這樣大名鼎鼎的品牌。?Michael?Johnson,這位在大型創意機構?Wolff?Olins,Dentsu?Group?工作過多年的資深創意人長期不讓?Johnson?Banks「長大」,1992年創建以來一直保持著10人以內的小型工作團隊。??Michael?Johnson?認為小型工作團隊可以更出色、高效的完成項目!他舉例說,客戶把工作交給像?Pentagram?這樣的大型設計公司,實際也是把設計工作交給一個由5到10人組成的設計小團隊完成。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Pentagram?作為地球最富盛名的設計聯盟之一,表面看是一家大型設計公司,事實上,Pentagram?這家起源于倫敦的設計公司,採用類似于美國的聯邦制,統一公司法則(憲法),各工作室繳納管理費(聯邦稅),日常管理則各工作室各自為政(各州有不同的州法律)。這種獨特的工作室聯邦體制,是成就?Pentagram?的基石,吸納了一批出色的設計師、攝影師、建筑師、工業產品設計師在這個平臺工作。我們熟悉的?Michael?Bierut?工作室,Paula?Scher?工作室便是?Pentagram?所屬的獨立工作室,他們這種即獨立又從屬于?Pentagram?的聯盟關系是世界創意界一道獨特的風景線。?Pentagram?當前由分佈在全球各地的20多個小型工作室組成,工作室之間有時會聯合完成項目,但大部分時候工作室是獨立的,例如微軟當初的全新品牌標識由?Paula?Scher?工作室獨自完成。

依賴于良好的社會信用體系,我們調查中受訪的小型工作室大部分擁有長期的合作伙伴,這些合作伙伴包括比自身資金、實力雄厚的大型創意公司,和一些出色的自由職業者。當項目需要的時候,可以迅速組建一個彼此熟悉的專業團隊,項目完成后即解散,使得小型工作室的實際運作成本相對較低,工作效率非常出色。

那么小型工作室到底具備那些優勢和劣勢?以及他們是如何運作的?Brand?7?編委會團隊經過長達半年的實地考察、訪談,和通過Email、社交媒體、電話等各種方式的調查,總結了一些小型工作室的運作模式、經驗、方法,還有他們的一些趣事。

Stefan?Sagmeister?是一位出生于奧地利的美國著名設計師。他在?Ogilvy?&?Mather?這樣的大型創意機構工作多年后,于1993年辭職創建了自己的小型工作室?Sagmeister?inc.?New?York。他的工作室因個人長期度假而常常關閉。接受采訪時他表示,他的導師?Tibor?Kalman?給了他一個很好的建議:保持小型工作室規模,把更多的精力專注于創作。2012年他吸納了才華橫溢的女設計師?Jessica?Walsh?為合伙人,公司名稱因此改為?Sagmeister?&?Walsh。談到為什么不喜歡大型創意公司時,他說,小型團隊有利于專心投入做自己喜歡的設計,項目完成后非常有成就感,而大公司有各種雜務,多個部門橫穿縱插,縱橫分散性工作狀態浪費很多時間,讓人無法專注于設計,讓本來簡單的事情變得更復雜了。

Stefan?Sagmeister?稱其工作室很少大客戶,服務對象都是些有創意的小型公司。他解釋道:「我們只為比我們聰明的人服務,愚蠢的人就會產生愚蠢的問題,做出愚蠢的產品……對承接項目我們有一定的選擇,不會為了業績而大量承接。直接與企業的?CEO?對話,對合理開展項目工作有很大作用,能混到?CEO?這個級別,很少有腦筋搭錯的人?!顾麌烂C地說:「我們不和不靠譜的人共事?!?/p>

Stefan?Sagmeister?認為小型團隊是其工作室保持高效的秘訣,「我喜歡簡單處事,高效工作。小型團隊的靈活性是大公司無法企及的?!拐劦焦ぷ鞣椒〞r,他希望可以給大家借鑒:「思考問題一定要站在客戶的角度,因為你不是在創作一件隨心所欲的藝術品。應該以客戶最關注的角度去展示方案……我從來只給客戶提供一個方案?!顾姓J也許這并不適合每一個人?!溉绻@個不行,把它丟掉然后展示另一個,」他笑著說:「這次還不行,你就放棄吧?!?/p>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有別于個性鮮明的?Sagmeister?&?Walsh?工作室,紐約?2×4?工作室的客戶可謂如雷貫耳,PRADA、Tiffany、Nike、中國中央電視臺(CCTV)等赫赫在列。2×4?的團隊成員超過20人,嚴格來說并非小型工作室,但由于其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因此也在此列出。2×4?是一個把學術研究和商業創作緊密結合的工作室,其創始人?Michael?Rock?是耶魯大學藝術學院教授,是多個關于設計、信息傳播的社會項目的發起人,其學術成就大多數人都望塵莫及。工作室的另一位合伙人?Georgianna?Stout?女士亦在耶魯大學兼職任教。2×4?的眾多客戶與建筑大師?Rem?Koolhaas?密不可分。Rem?Koolhaas?最初非常欣賞?Michael?Rock?的專業能力,在設計位于紐約的?PRADA?旗艦店時,讓后者帶領?2×4?工作室團隊直接參與到項目中。此后,?Rem?Koolhaas?作為中國中央電視臺(CCTV)大樓建筑師,又向客戶推介了該工作室。由此可見,2×4?的成功既有必然,也有偶然,此類現象似乎難以界定。

然而,小型工作室承接大企業的項目也并非易事。倫敦?Johnson?Banks?工作室創始人?Michael?Johnson?談到小型工作室承接大企業客戶的劣勢時承認,小型工作室會嚇跑很多大客戶:「坦率說,有些客戶真的很在乎公司規模的大小。我們每次都給客戶解釋道,就算你去跟一個大創意公司合作,其實你所合作項目的執行團隊,其設計能力不一定比我們強,而我們更加專注和專業?!?/p>

Michael?Johnson?稱隨著?Johnson?Banks?工作室知名度不斷的提高,「大部分客戶還是更愿意可以接觸到公司的關鍵人物,如:我(創始人、創意總監)、資深設計師等,而不是像大創意公司那樣由客戶總監帶領一群人馬,無窮無盡的會議?!筂ichael?Johnson說,「小型工作室的優勢在于每個人都是精英!輕量化管理,人員少而精,主創人員無需如大企業負責人哪般管理雜務而無法專注于創作。每一位設計師為這個團隊付出他們的責任心。這樣「緊湊性」的工作方式對設計師來說是一件好事,設計師在項目的進程中,穿插于文案、設計、策略等多種職業角色?!?/p>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來自德國的?Color?and?The?Kids?(CATK)?是一個混搭型跨界小型工作室,其運作模式與眾不同。其成員接受采訪時說,工作室沒有目的、沒有創作界限,藝術、設計、音樂、建筑、攝影都不限制。他們亦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只做好自己的作品,等待客戶找上門來。的確,他們被?Wolff?Olins、W+K、McCann?等大型創意機構選中并展開合作,由此有機會為?Nike、Microsoft、Kenzo、Jordan?這樣的大品牌服務。

Color?and?The?Kids?(CATK)?三位創始人2008年相識于德國?Weimar,興趣相投,促使來自不同專業領域的他們聯合組建了工作室,兩年后搬到柏林,他們喜歡用艷麗的色彩表達自己的想法,三位創始人,Elisabeth?Schulze?是視覺藝術家,Sebastian?Gerbert?新媒介專業畢業,而?Maik?Bluhm?是插畫及裝置藝術家。

Color?and?The?Kids?(CATK)?的運作模式印證了中國的兩句古話:酒好不怕巷子深,打鐵還需自身硬。

在歐洲和北美還盛行一種經紀人機制,尤常見于自由插畫師和攝影師。這種機制由專業的代理機構全權代理出售作品,創作人幾乎不參與客戶溝通、合同簽署這樣的雜務。日本著名設計師?佐藤可士和(Kashiwa?Sato)的工作室就采取了類似于經紀人制度的運作模式。他的經紀人正是他的妻子?佐藤悅子(Etsuko?Sato),她曾是博報堂(HAKUHODO)高級客戶經理。佐藤悅子包攬了?佐藤可士和(Kashiwa?Sato)個人及工作室的形象推介、客戶洽談、項目合同簽署、客戶項目溝通等經紀工作,佐藤可士和(Kashiwa?Sato)從而得以脫身雜務,專注于創作。當然?Brand?7?編委會本次調查并沒有聯系上?佐藤可仕和(Kashiwa?Sato)作采訪,故在此不多贅述。

無論采用何種運作模式,小型工作室在多元世界中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資訊泛濫、過目即忘的互聯網時代,我們需要個性十足、創意爆棚的趣味,而很多趣味則來自這些小型工作室和創意人。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Brand?從第四屆開始,每屆都會精選全球最令人矚目的機構進行訪談,以便分享他們的經驗,多年來我們采訪并刊登了包括Interbrand,Lippincott,Ogilvy?&?Mather,W+K,Base,DRAFT,Moving?Brands,Duffy?&?Partners,KMS?TEAM?,PARTY,lg2boutique?等在內的全球頂級專業公司及團隊的案例。Brand?7?以「小勢力,大作為」為主題,對小型工作室進行的調查和采訪,目的在于讓各位更多的了解有別于大型創意機構的另外一個世界。小型工作室用最專業、精確的服務,在大型創意機構林立的世界里獨樹一幟,無疑是一道美麗的風景。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蘇州肯美廣告有限公司——廣告設計——廣告媒體——廣告制作——品牌形象——視覺設計